漲水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20年07月25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
“試問閑愁都幾許?一川煙草,滿城風絮,梅子黃時雨。”連日來大雨驟來驟歇,每天在發布著雨情汛情報告,讓我憶起信江邊的老家那無際的草洲、憶起家鄉漲水的情景來。

很多年前,幾乎是每年梅雨季節,經常是一夜之間,老家附近,信江邊的那片廣袤的芳草萋萋的草洲就會淹沒在白茫茫的江水之中。清晨,如果雨停了,圩堤上就站滿了“看大水”的村民。只見昔日緩緩流淌的信江仿佛一下子變成了滔滔的長江,江面加寬了許多倍,對岸看不清牛羊;一朵朵有些污濁的泡沫從信江上游旋流而下,在岸邊壘起千堆雪;一些平時很少見的水鳥也追逐著泛漲的江水和漁汛翱翔;平時少見的水蛇四處游動,成群的螞蟻紛紛抱成一團蜂涌登陸。大家指指點點、議論紛紛,大人們沮喪,小孩們興奮。那些地勢低洼,處于圩堤保護外的草洲之中,原本也有許多人家種的田地,誰家的秧苗剛栽下就付之東流,誰家的黃瓜剛爬上架就遭到滅頂之災,怎不叫人心疼?住在圩堤內的人們擔心洪水到底有多大,擔心圩堤的內澇和排灌,擔心今年的收成。

大水改變了村子生活的節奏。男人們支起大罾,背起魚簍到水緩的地方,有時一個上午就可以提回半簍歡蹦亂跳的魚。女人們總是最忙的。她們有的拎著木桶拖著搓板來到水邊捶洗著衣服,有的拖出家里大大小小的木器、篾器、壇壇罐罐,就著家門口的大水洗洗涮涮,有的扛著竹耙到水邊撈取岸邊漂浮的雜物。小孩子撲通撲通跳進水里嬉戲。成群的鵝和鴨歡快地叫著,恣情地在茫茫的水面互相追逐。看見它們越去越遠,主人慌了,連忙借來只小船劃著追上去把它們往回趕。

我家是村子里唯一住在圩堤外的人家,地勢又比較低,有時候一夜之間,大水就漫到了我家的后院。這時候父親就要叫上我們兄弟幾個,全家動員,將一些笨重的家什轉移到附近高處人家。有幾次,水漲得實在是快,來不及搬東西,水就上來了,將屋子包圍。水浸到了屋檐滴水石,年幼的弟弟喜歡坐在臺階上洗腳。傍晚雞不敢回籠,父親就搭起木板,母親灑上些米谷,雞一邊沿著木板啄著米,漸漸走回了家。我們赤腳趟在院子混濁的水中,小魚不時親吻我們的腳。然而,隨著洪水的上漲,住在圩堤內的村民卻比我家更恐慌,晚上嚇得睡不安寧,唯恐半夜決堤夢中葬身魚腹。

經歷了1998年那次驚心動魄的洪災,老家的房子徹底不能住了,我家在最高的洪水線以上重建了樓房。沒想到從此就是20多年沒有發過大水,那些以前關于洪水的深刻記憶竟然快要淡忘了,而現在又傳來了鄱陽湖水位超98年最大值的水汛,此時此刻,一大批干群與官兵正日夜鏖戰在鄱陽湖康山大堤上!

空中,依然漂浮著一朵朵雨做的云。祈福平安!(盧新民?來源:江西政協報)


(^ω^)MG北极特务_电子游戏 湖北30选5开奖官网 三国麻将游戏 单机版 温州茶苑麻将手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多少 四肖期期中准四不像人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点 熊猫麻将1元一分微 利盈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玩法 325棋牌经典牌 宁夏麻将群 浙江麻将app下载 广东快乐10分最快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